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首页、汇众国际注册、首页

时间:2019-05-16 14:50

傲世皇朝注册风月已逝

血幕降临
当电影一开始,白衣翩翩惊为天人的马新贻出现在荧幕上时,我已知道这将是一个不同的故事,会和张彻其他一见面就为对方去死的电影截然不同,那些故事中,即使地位相隔悬殊,却也还总有些什么,是人与人之间的微妙牵绊。然而《刺马》里,这一招早已玩得炉火纯青张彻却打算耍我们:马新贻从出场那刻开始,就和黄纵、张汶祥这样的草莽仿佛使用了不同的滤镜:他们气场如此不同,注定不可能长久,甚至,连牵扯在一起都很勉强。纵然黄纵和张汶祥都被马新贻的气度所吸引,愿意为他卖命,最终也为他付出生命,那情感的波动(尤其是张汶祥与马新贻之间)虽然也有,但他们的“命”终究不同!

风月已逝,血幕降临——张彻的《刺马》与陈可辛的《投名状》

在这个萧瑟的时代,看一部无比萧瑟的电影

这十几年,北上的香港导演,基本全军覆没。大环境、审查制度、文化差异、历史述说方式和教育导致的价值观分歧、观众关注点与口味……这当然是香港导演水土不服的大背景。但背后更大的原因,究竟是什么?

在这群北上的香港导演中,最让我关注的,可能是陈可辛。

而他北上所拍的电影中,我最喜欢的,大约是《投名状》。

风月已逝,血幕降临——张彻的《刺马》与陈可辛的《投名状》

陈可辛早期在港拍的电影,多为文艺片、生活片、爱情片一类,如《甜蜜蜜》、《金枝玉叶》。但北上以后,反而对武侠题材产生了兴趣,一连拍了《投名状》、《十月围城》与《武侠》。前两部,都和张彻有关,如《投名状》之于《刺马》,《十月围城》之于《上海滩十三太保》,而《武侠》,则搬出了张彻第一代弟子王羽。

在武侠已经远去的时代重新开拍武侠,陈可辛确实与众不同,更不同的是,他虽取材经典,但明显要对准的早不是江湖,而是历史,是时代。所以,《投名状》也好《十月围城》也罢,包括《武侠》与后来的《中国合伙人》,都包含着浓浓的隐喻,那份厚重,实在是其他北上香港电影人难以比拟的。

陈可辛,虽出身那个擅长风花雪月,风云变幻终为弹丸之地的香港,但,其野心与格局,大约只有走出香港,才有了真正得以一展的可能。

我喜欢他,就这一点吧。

风月已逝,血幕降临——张彻的《刺马》与陈可辛的《投名状》

三个演员,完全不同的身份背景,分属不同时代,他们和港片的全盛时代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《刺马》应当算张彻难得的经典之作了,倒不是说完成度和好看度,更多的,这部电影中容纳了最多张彻的“野心”,从美工道具布景这些都可以看出滥拍成性的他,很想用力在这部电影中放点什么其他商业片中放下不下去的东西,除了兄弟情(ji)谊(qing)、还有背叛,野心、人性,甚至,还有张彻最稀有的男女之爱!

 

风月已逝,血幕降临——张彻的《刺马》与陈可辛的《投名状》风月已逝,血幕降临——张彻的《刺马》与陈可辛的《投名状》风月已逝,血幕降临——张彻的《刺马》与陈可辛的《投名状》风月已逝,血幕降临——张彻的《刺马》与陈可辛的《投名状》风月已逝,血幕降临——张彻的《刺马》与陈可辛的《投名状》风月已逝,血幕降临——张彻的《刺马》与陈可辛的《投名状》

27岁的狄龙,真是人间极品……满屏流口水的观众,大概也从侧面印证了这大约更可算是另类的风月片。

黄纵单纯地信任着他的大哥,他几乎是个没有什么思想和头脑的莽夫,在山寨时不顾后果的下山,鲁莽,粗放、任性、贪财好色又自以为是……虽然也率真、豪迈、善良,但终归只是简单的武夫。张汶祥到底读过几天书,总算有些清醒,所以对马新贻,他的情感远较黄纵复杂,一方面,他对马新贻的钦慕、崇拜远较黄纵深刻,那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中包含的关切都是曾经付出的证明(当然,也可能,由于扮演者是狄姜,但谁知道这不是张彻故意的呢?),即使只是隐隐约约,他到底能够触摸到半分他大哥的爱恨,情不自禁欣赏他那要往上爬的勃勃野心和这份野心所激发的生命力。而另一方面,对大哥,他畏惧、怀疑、焦虑、挣扎,因为他知道马新贻和他们绝非同类,知道他会背叛他们——不,那不叫背叛,而是遗弃。张汶祥是明白这一点的,他仇恨的来源,细想起来,与其说是被背叛后的愤怒,不如说是被抛弃的幽怨。